u2:以爱的名义歌唱,比爱更伟大

前段时间我和一个哥们开车去天津看望另一个哥们,在回京的高速公路上,天气骤变,整个世界瞬间被黑暗笼罩,我赶忙把车里的音乐切换成U2,音量开到最大。紧接着一道巨大的闪电把天地连成一条线,爆炸般的巨雷响起,如同U2音乐的灯光与和声,Bono粗狂悠远的声音回荡在耳边,The Edge的吉他锋利如刀。我们驰骋在这辽阔的高速公路上,此刻的我多么希望这段路程不要有尽头,因为U2的音乐我们经历了一段惊险而美好的旅程…

诚然,我刚才装了一个逼。

初次接触U2,大概是02年左右,听到的第一首歌是《Walk On》。01年,这首歌获得格莱美奖,而后在全球大火。因为我从小生活在一个贫困的小县城,那个时候没有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,等到传到我们那儿的时候已经是02年的事情了。我当时想:大名鼎鼎的U2也不过如此吗。一直“我靠,我靠(Walk On)”的唱着,并没有很好听啊,随后听了两遍就放下了,但不知道为什么,“我靠,我靠”这段旋律一直在我脑海中旋转,(当然并不是现在这种神曲洗脑的感觉)忍不住返回去听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

《Walk On》出自U2 2000年发行的回归神专《All that you can’t leave behind》,我想很多人也是从这张专辑开始入坑U2的,也被很多人称为摇滚入门专辑。摇滚乐有门槛吗?我认为是有的,每个人听音乐总会经历几个阶段。而U2的音乐在摇滚中也是比较有深度的,所以我并不认为用这张专辑入门摇滚合适。但你开始听摇滚之后,U2是你永远不能错过的歌手。

1976年,当Larry(U2鼓手)在学校告示板张贴了一张乐队成员招募告示的时候,他不知道因为这一张告示,一个伟大的乐队将要开启用音乐征服世界的旅程。这张告示得到了Bono(主唱),Adam(贝斯手),The Edge(吉他手)的回应,而这四个当时平均年龄不到20岁的年轻人组成的乐队就是U2。

七十年代,爱尔兰都柏林经济形势严峻,国家死气沉沉,一片糟糕。再加上北爱尔兰问题,每天都有炸弹爆炸。没有人会相信事情会有所好转,而U2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诞生的。作为六十年代出生的四位成员,这些事件深深的影响了他们的成长,他们开始去学习理解这个社会,这就注定了U2的音乐从一开始就具有了战斗性。再加上七十年代以Sex Pistols(性手枪)为代表的朋克乐队开始横扫全球,所以对于还是青少年的他们,显然朋克是最合适的呐喊方式。

1980年,U2发行了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张专辑《Boy》(男孩),其实我们一般都会把《Boy》(男孩)《October》(十月)《War》(战争)这前三张专辑放到一起来说,因为这三张都是明显的后朋风格,也被成为U2的“青少年三部狂想曲”。朋克这种风格我始终认为只存在于年轻人当中,代表着青少年的热血狂躁,想要释放的状态。或许我已不在年轻,或许朋克只是某个时代的产物,我始终没有爱上朋克,即使是艺术性更强的后朋。所以放在前些年这些作品我也听不下去。不过当我想要去理解U2的时候重新返回去听这些早期的专辑,还是可以感受U2在音乐上的变化性,他们在逐步走向成熟。

具体到专辑来说:《Boy》是U2的初次发声,你仔细听的话还是能感觉到一点粗糙,或者是朋克风格的噪音感。到《October》时,就会有一些丰富的感情色彩,亦或是有了更深的孤独感和悲伤。专辑同名歌曲《October》甚至是一首悲伤的以钢琴铺垫进入的作品,完全没有摇滚的气息。而歌曲《Tomorrow》可以说加入了他们的民族音乐,开头的苏格兰风笛悠扬婉转,如泣如诉。而到了《War》这张专辑则充满了愤怒。以名作《Sunday,bloody Sunday》开篇,这是一首著名的反战歌曲。描述的是72年北爱尔兰的血色星期天事件(关于北爱问题有兴趣的可自行百度)。从这张专辑开始,U2不再描述少年的青春期世界,而是开始谈论眼前的世界,关于政治,关于自由。U2从这张专辑开始,开始研究怎样用摇滚乐去影响世界的探索。

1984年,U2发行了第四张录音室专辑《The Unforgettable Fire》(难忘之火)。这张专辑可以是U2的一张转型作品,音乐在旋律性上有所加强,逐步摆脱了早期后朋风格的粗糙。U2开始更直接的用音乐表达去社会的不满和看法。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写了名作《Pride》,甚至有一首歌《MLK》直接用马丁路德金的名字命名。关于音乐性,Bono后来谈过:“The Beatles的歌都有绝妙的无人能及的旋律,但我们的歌有一种你们所没有的力量”。我认为这种力量在这张专辑的《Bad》这首歌中表现的淋漓尽致。1985年为埃塞俄比亚大饥荒募捐的慈善演唱会上U2深情演绎了这首作品。你可能会觉得这首歌旋律性没那么强(其实这首歌旋律非常优美),但我想你会从这首歌中感受到这种所谓的力量。而参加这场演唱会也说明U2开始跻身于世界级的摇滚歌手行列。

1987年,U2开始大爆发,发行了不只是对于U2自己,我认为对整个摇滚届或者说整个音乐届都意义非凡的专辑《The Joshua Tree》(约书亚树)。直接以三大名作《Where The Streets Have No Name》《I Still Haven’t Hound What I’m Looking For》《With Or Without You》开场。

在这张专辑中,The Edge的吉他开始出神入化。其实你返回去听前三张专辑,你会发现The Edge的吉他才是整个乐队的灵魂。我一直都说,你看台上那些弹起吉他来摇头晃脑的人一般都不咋地,弹得快绝不代表弹的好。很多人认为The Edge是个没有特色的吉他手,在乐队中的地位无足轻重,甚至是任何一个吉他手都可以代替他的位置。因为在U2的音乐作品中很少有大段的吉他solo。而事实恰恰相反,我认为摇滚乐中的吉他手有两个极端,一个代表是我们大枪花的吉他手Slash,每首歌都有华丽的riff,中间大段的吉他solo,恨不得能把你听到高潮。而The Edge则是另一个极端。The Edge的吉他胜在他对于延时效果的运用,一些最简单最基本的东西,经过The Edge的双手,将各种效果叠加在一起,呈现在听者耳朵前的声音平淡却绚丽多彩。The Edge一直在研究对于吉他这种硬件设备究竟能发挥到什么程度。他喜欢效果器,他是真正的效果器大师。甚至一把吉他The Edge能给你做出一个交响乐团的效果。Bono也说过:“幸亏身边有The Edge这么一个天才音乐家,我的一些想法,他都能帮我实现”。下面的这首《With Or Without You》中,开始,中间和后面大家都可以感受到The Edge用吉他和效果器制造出来的一大段迷幻的和声空间,使得Bono能在这个空间中收放自如的放声歌唱。

之后1988年U2发行了一张现场专辑《Rattle And Hum》(神采风扬)。1991年,U2发行了第七张录音室专辑《Achtung Baby》(注意点宝贝)。同样是一张获得巨大成功的专辑。这一张也可以说是U2的转型之作。U2开始加入了大量的电子元素,使作品充满了迷幻的味道,是U2对摇滚乐的一种新的探索与创新。其实每次音乐上的改变都是商业上的一种自杀行为。而这次U2又一次成功了。很多歌迷把这张专辑奉为经典,甚至说是U2最牛逼的一张。而我有不同的观点,我一直认为这张专辑的成功归功于这一首重要的神级作品《One》。其余的一些作品同样很精致,营造了很好的迷幻的空间和氛围。我没有说不好,只是我不喜欢。应该是《Achtung Baby》获得巨大成功的原因,而后的两张专辑:1993年的《Zooropa》和1997年的《Pop》(流行超市)都大量的加入电子元素。这些听起来什么感觉呢,就像在摇滚作品中外边裹了一层电流一样,不光是吉他,贝斯,鼓,甚至是Bono的声音也像过了一层电流一样。我支持一切形式的创新。但我重申一遍,我不喜欢U2音乐的电气化。我最喜欢的两首歌还是保持原来风格的《Zooropa》中的一首《Stay》和《Pop》中的《If God Will Send His Angles》。

而2000年发行《All That You Can’t Leave Behind》(无法遗忘)。U2重新开始“摇滚”了。这张算是U2对于商业和评论界的一次强有力的回击:我并不是不可以做原来的风格,我甚至可以做到更好,只不过是我想尝试不一样的东西。这张也在当年格莱美获奖无数。《Beautiful Day》《Elevation》《Walk On》《Kite》…曲曲经典。

随后2004年的《How To Dismantle An Atomic Bomb》(如何拆除原子弹)算是《All That You Can’t Leave Behind》的延续作品。风格基本保持一致,而其中一首Bono写给父亲的《Sometimes You Can’t Make It OnYour Own》每次也听得我如痴如醉。后来偶尔听到我们中国巨星某杰先生的名作《这就是爱》的编曲和出自这张专辑的《City Of Blinding Lights》简直一模一样。我没有说我们的大某杰抄袭,都是一些没有底线的音乐制作者干得好事,我们大某杰只负责唱罢了。或许我们的巨星某杰先生都没听过U2呢。

09年发行的《No Line On The Horizon》(消失的地平线)是一张值得反复聆听的专辑,但绝对不适合初次听U2的人,第一遍听过去基本上没有能黏住你耳朵的作品。而现在这个浮躁的社会,谁会有耐心真正去感受一张专辑。甚至包括我在内,一度也听不进去。

还好2014年我们的U2又回来了,发行了第十三张录音室专辑《Songs Of Innocence》(纯真之歌)。这张也有人批我就纳闷了,说什么流行元素太多,不够摇滚之类的,我草你….我只想说这是我一直喜欢的U2,这是一张很U2的专辑。

“如果摇滚乐不敢质问大的问题,那还是摇滚乐吗?!”Bono说道。

在网上看到过一个关于什么是朋克的解说很有意思:

说国内某flower乐队主唱大某伟小学的时候特贫,经常被几个校霸按在地上打,打到讨饶为止,说再也不敢了。然后起身跑到安全范围,消失在拐角之前,探个头大叫:我CNMB,老子还敢!

这TM是真朋克。

我一直认为在某个年龄阶段要承担某个年龄阶段的责任。青少年期间可以很朋克,而等到长大成熟了,还用朋克的方式去解决问题就会变得很可笑。关于摇滚乐是否可以改变世界一直有所争议,但关键是摇滚明星去不去做?怎么做?我想在这方面U2走的更深更远。

国内知名年轻导演小明(代表作品X时代)很了解现在的青少年喜欢什么样的东西,把握市场对症下药,在商业上取的了很大的成功。我承认他是一个成功的人,但绝不是一个伟大的人。

在发行完《The Joshua Tree》之后,U2已经成为了世界最赚钱的摇滚明星。他们依旧可以高唱反战歌曲,过属于摇滚明星的生活。但U2没有。 Bono开始走进非洲,走进战争地区,走进贫困地区。U2开始思索是什么导致了这些不公平的生活方式和不同的社会状态。

1992年至1996年发生了现代战争史上最长的萨拉热窝围城战役(具体有兴趣请自行百度)。1995年U2为此事件特别发行了一首单曲《Miss Sarajevo》(萨拉热窝小姐)。描述了一群萨拉热窝女性不愿意去避难所,而是去参加选美比赛,以这种方式来获得世界对围城事件的关注。U2总是能从一个独特的视角来表达问题,这首歌有力的批评了国际社会对这场战争的不作为。而在这首歌的MV中,有大量的战争画面,有年轻的女孩子在破旧的残区中欢快的奔跑,和无处不在的爆炸声形成鲜明的对比,生命在此刻显得尤为脆弱。这群选美小姐在台上拉起横幅,上面写着“Don’t Let Them Kill Us(不要让他们杀了我们)”。围城战结束后,U2是第一个到萨拉热窝巨星演唱会的摇滚乐队,在这场演唱会中U2和帕瓦罗蒂(男高音我只服帕瓦罗蒂)合作了这首《Miss Sarajevo》。每次听我都想要落泪。在这场演唱会Bono也几度失控哽咽很多歌都唱不下去。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普通的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每天在枪林弹雨中艰难度日。而这确是他们平常的生活。

世界的问题一直都是那些政治家的议题,一个摇滚明星想要参与进来会有多难?大家可以对照一下,中国有个乐队在一个TV节目唱了一句“哪里有压迫有理就有反抗”就被禁播。当然国情不同,问题也不同。但我觉得性质是一样的。你要对抗的可能是整个世界的政治经济体系。只是发行几首反战歌曲,开几场慈善演唱会能不能解决问题?Bono开始重新思考这些问题。之后的Bono带上了茶色墨镜,开始行走于各大政治经济论坛之间,和各国元首政治家交谈问题的解决之道。而很多人开始斥责Bono作秀:一方面大谈世界问题,一方面衣着光鲜的站在舞台上受人瞩目。甚至有批评家说U2参与政治是为了更好地推广他们的音乐。人心叵测,媒体无良。非要穿成破烂,扛起枪炮去战斗才算去改变世界吗!试问如果是你,你是否可以做的更好?

抛开这些U2参与世界的作为,单从音乐上来说,写给马丁路德金的《Pride》,描写北爱问题的《Sunday,bloody Sunday》,写给缅甸民主领袖昂山素季的《Walk On》,描写萨拉热窝围城事件的《Miss Sarajevo》,写给曼德拉的《Ordinary Love》,以及最重要的政治歌曲《One》…哪一首不是上乘之作?

U2的音乐结构并不复杂,但绝不是简单。我一直都说U2的音乐特别有深度。什么是有深度的音乐?我认为是音乐中蕴含着一种精神,一种态度,一种力量。绝对不止是旋律的优美,可能是你经过很长时间的沉淀才能感受到的一种状态。说得直白一点。呃,就是越听越好听!能够经得起时间的检验。如果你感受不到,我的建议是多听听…

1976年成军,U2至今已走过了40个年头,并且人员从未有过变动,基本上快是世界上最长寿的乐队。庆幸的是这群摇滚老炮依旧活跃在世界的舞台上,这何尝不是我们的福分。在这个浮躁的社会至少我们还有U2可以期待!

最后以一首我非常喜欢的歌曲《Kite》歌词结束。

在这首歌曲中U2唱到:

​ Did I waste it

​ Not so much Icouldn’t taste it

​ 是否我不花费时间去经历就不能够去品味生活

​ Life should befragrant

​ 生活芬芳而甘甜

​ Rooftop to thebasement

​ 何必患得患失

​ The last of the rocksstars

​ 摇滚依然存在

​ When hip hop drovethe big cars

​ 当嘻哈大行其道的时候

​ In the time when newmedia

​ 当新事物出现

​ Was the big idea

​ 并主宰流行的时候

​ That was the big idea

​ 那就随他去吧

快掏出你的大手机扫我

快掏出你的大手机扫我